21世纪经济报道董鹏:期货市场政策窗口难得不如狂奔前行t35cc买

发布日期:2019-10-23 08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多数人都有一种感觉,就是在某个行业干久了,都会对某些人或事形成特定的理解和认识。

  就拿期货公司来说,提到金石期货,都会想到的是棉花大户,要是谈起浙江永安,又都会想起活跃的江浙资金,以及种种江湖传说。

  各方参与者,也是如此。从入行算起,已经十年,而在我看来,拢共分为南北两派,其中北派江湖根据地在大连、郑州,江湖气重、草莽英雄多,南派则地处上海,精致、细腻,自带国际范。

  十年前,螺纹钢期货上市。而我,还在深圳考期货从业资格,同年入职一家期货公司。

  一方面是新品种上市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内钢铁行业规模太大了。刚上市,螺纹钢期货就成为了当时市场的热点品种。

  当时,所在的期货公司也集中开发了很多钢厂、贸易商等产业链客户,几个新人也都盯着螺纹钢期货在研究。不夸张地说,如何看盘就是从螺纹钢上学的。

  印象最深的是,一个在河南安阳开钢厂的福建客户,刚交易没几天,保证金就加到了1.5个亿,并创下了单日浮盈超过8000万的战绩,只是最后这个客户还是将所有利润都交还给了市场,并付出了几千万的“学费”,认亏离场。

  为了开发客户,也与同事一起跑过钢厂、协议户。客户没找到几个,却对整个钢铁产业链有了一个比较清晰地认识。

  一法通,百法明……钢铁行业的逻辑,放在其他周期行业中同样适用,核心都是供需关系。

  正是螺纹钢期货,教会了我产业思维,学着从产业的角度来看企业。这一视角对后期转行到媒体,进行相关行业报道至关重要。

  十年后,角色虽然转换,但是由于业内每有大事发生,必然出稿报道,所以并非远离市场,不过是从参与者变成了记录者罢了。

  2016年5月,报社曾经刊发一篇我的评论《封闭下去,中国期货市场只能是关在屋子里“赌大小”》,指出的问题就是,国内期货市场未放外资进入,形成的价格也就无法获得了国外投资者认可。t35cc买马彩图

  不到两年,原油期货上市破冰,成为了首个引入境外投资者的试点品种。至此,国内期货市场对外开放,曙光初现。

  因为进行相关报道,更为了解个中辛酸曲折,原油期货的“重生”绝不是一代人努力所能达成的,背后还有更多的无名英雄需要记录。

  可喜的是,原油期货上市不足一年,就成为了仅次于Brent和WTI的世界第三大原油期货品种。

  虽然价格认可度尚无法与前两者相比,至少初步目标已经达成,哪个品种的成熟不需要时间呢?更何况,国内期货市场本就起步晚,中间还走过一段弯路。

  几次公开演讲中,上期所理事长姜岩曾经多次提及“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”的愿景。个人看来,上期所想要达到上述目标并非难事。

  90年代,主打金属的期货交易所就包括了上海金属交易所、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等,前者为上期所前身之一,后者则改制为金牛期货,又辗转成为如今的中信期货。

  正是这一历史渊源,上期所品种云集了铜、铝和黄金等多个基本金属和贵金属品种,隐隐与有着143年历史的LME分庭而治。

  如今,参与有色金属贸易的投资者,如果说关心沪铜走势,只盯着伦铜看,明显是不现实和不够专业的。

  至于,姜岩理事长提及的“建设世界一流交易所”,虽然不清楚具体衡量标准,但是无非是价、量两个方面,二者又是互为基础。

  量的方面,一直不用担心,国内期货市场始终就没少过量。放到世界范围来看,成交持仓比一直保持高位,国内三家商品交易所成交量排名更是一度包揽前五。

  关键是哪些人来参与,由谁来参与指定价格?提供对手盘的投机资金必不可少,但是产业链各环节的参与方同样不可缺失,他们才是基础现货市场的最主要参与者。

  在这方面,上期所已经做得十分优秀,培育出的螺纹钢、铜等品种,均已成为了行业内最主要的价格标准,并获得了产业链的广泛认可。

  只是,形成的价格只获得国内市场认可还不够,“上海价格”能够走出国门,还需要获得国外投资者的认同。如何达成?就是让他们也来参与期货价格形成。

  这其中还涉及外汇、海关和跨境监管等一系列问题,但是既然有原油期货作为示范,未来早已成熟的沪铜、橡胶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又何尝不可?这无疑是上期所未来的必经之路。

  以原油期货为基础,扩大对外开放品种为其一;以铜期权为起点,继续扩大商品期权范围,完善基础衍生品市场工具为其二;培育次新品种走向成熟,兼顾新品种开发,进一步扩大覆盖产业服务范围为其三。

  无论是股票,还是期货,去年下半年国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节奏明显加快,甚至形容为“超预期”亦不为过,监管层也对期货业保持了高度支持的态度。乾县五峰山英雄辈出民国革命不喜欢个子太高的男生我是奇葩吗